武汉一场时隔8年的春节聚会:“已经失去外公,

武汉一场时隔8年的春节聚会:“已经失去外公,

时间:2020-02-12 17:1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吴智星 受访者供图

一家8口人,一人在发热后死亡,七人被送至集中隔离点。

而武汉城外的子女们,分工负责筹集物资、线上寻求帮助、与亲人所在地政府相关部门沟通——为了城内的家人们能早点入院。

在发给河南商报记者的求助信里,他们写道:“我已经失去了外公,剩余的亲人,谁来救救他们?”

在核酸测试的结果出炉、集中隔离点床位空缺前,“等”字连接了城内外。

8年首聚齐,陪父在武汉过年

去年12月,武汉老先生李英的老伴儿因孙女结婚,回到湖南,把老先生留在了武汉。子女们经商量,决定相聚武汉,一是照顾他们92岁的父亲,二来陪老先生过春节。

2019年12月19日,从海口出发,二女儿李怜乘机抵达武汉;

2020年1月2日,从上海出发,三女儿李珍抵达武汉;

而后,从湖南怀化出发,二女婿李然和三女婿蔡文抵达武汉;

2020年1月22日,从长沙出发,大女儿李爱及大女婿吴耐抵达武汉。

小儿子李洋则久居武汉。

在武汉洪山区洪山街道景江社区的家中,二女儿李怜说,母亲去世以后,父亲再娶,8年来,他们姐弟还是首次聚齐陪父亲过年。

春节前,李家姊妹们结伴,一起逛超市、逛菜市场,买菜,置办年货,准备过年。

第三代子女劝说长辈戴口罩,反被说“不要惊慌”

岁末年初,还有一位姓李的人很忙碌,他叫李文亮,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。

2019年12月30日,李文亮因在大学微信群曝出“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”的消息而被武汉公安机关传唤,并签署了一份关于在互联网发表不实言论,属违法行为的《训诫书》。

看到有关肺炎的信息后,李怜远在河南济源的女儿李岩给母亲拨通了电话。

“他们过年肯定要买很多东西,都经常去超市,还有市场。”李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当时,她问了母亲有没有戴口罩。

母亲回应:戴什么口罩啊,市场上谁戴口罩?都还在辟谣,不可能传染的。

李岩说:“(母亲)还要我不要惊慌。”

在视频通话里,姨妈们也说:“你们还传谣信谣,你看电视上都讲了,传谣的8个人已经被处理了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你们还是注意一点,社会上有这样的传言了。”李岩叮嘱。

没见到非典时期那种情形,没意识到严重

“在他们的印象里,像非典那个时候,家家户户不准出门,大喇叭喊起来,那样叫严重。”李岩说,武汉的8个亲人都觉得当地政府没有说(就不严重),如果真的严重了,政府肯定会采取措施。

在李岩的印象里,母亲等人去菜市场买了活鸡、活鸭。

“新型肺炎可能是野味引起的。”看到类似信息后,李岩又提醒母亲。

母亲告诉她:“哪有啊,人家菜市场卖的还有野兔啊。”

李岩告诉河南商报,母亲等人还买了一个干的果子狸,“腊味熏过的,还拍了照片给我看,说你们赶紧过来吧,果子狸我们还没有吃,等着你们一起过来吃。”

李岩说,母亲今年62岁,本来在海口度假,听说外公没有人照顾,小姨和舅舅都打电话邀请她去武汉。

母亲等人也邀请李岩一家去武汉团圆,“你们也都过来,到武汉开车也就7个多小时。”

“我说回家跟我先生商量一下。”李岩说,丈夫在上班,家里有两个小孩,还有公公婆婆要照顾,“全家都在河南。”

回家后,李岩夫妇研究了春节值班信息。“单位给我排班是腊月二十九,我原打算值完班后自己开车,从济源出发,7个半小时也能开到武汉。”

“后来,我先生跟我讲,湖北那边的疫情已经很严重,建议取消这次行程。”李岩说,之后,她给父母打电话,“让他们赶紧走,先出来再说,但是我父母不听。”

腊月二十九,是2020年1月23日,也是武汉开始封城的日子。

外公死了

“封城以后,他们开始慌了。”李岩说。

李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她大姨李爱是第一个出现症状的人,于除夕当晚开始发烧。

李岩说,她的小姨夫蔡文是老家一个医院的外科医生,看了之后说是普通感冒:“你也成天不出门,估计就感冒了,你就吃感冒药。”

“还让舅舅买了很多感冒药。”李岩说,“吃了几天感冒药不行,又说可能是流感,然后让舅舅又买了很多奥司他韦备到家里面。”

之后家里其他人也有发烧的情况,但症状轻微,家里人也就没太重视,“我们大意了,没想到是这个病。”

大年三十,92岁的李英坐在轮椅上,“红光满面”。在视频通话中,李岩的孩子们给他拜年:“太爷爷(太姥爷)好,祝太爷爷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李英说:“我好想你们呀,你们什么时候来看我呀。”他上次给外重孙见面,还是在前年的中秋节。

李岩说,大年初二开始,李英也开始发烧,“尿失禁、浑身乏力,吃不下东西。”

李岩还说,吃了药的大姨也不见好,有人对她说:“你肯定就是流感了,你看把爸爸都传染了。”

2月2日(正月初九),患有糖尿病、高血压等基础性疾病的李英离世。

“我外公走的时候,就像睡觉一样,很安详。”李岩说。

在李岩的印象中,外公李英是个英雄:“他是武汉人,年轻时扛着机枪支援湖南,路上死掉好几个人,后来和一个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了新晃,参与湘西剿匪。”

“那些日子都能熬过来,却在这个时候熬不住。”李岩说。

尸体被拉走火化,领取骨灰需要等政府通知

李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2月1日,曾给社区打电话反映过家人发热的问题。

李英去世后,家属们把李英去世的信息当面报给了社区。

李岩说,2月3日上午,社区通知火葬场的车,把李英的尸体拉走,有人说:“还得去别的地方拉尸体,每天都要死很多的人,家属不能跟去火葬场,领取骨灰的时间要等政府的通知。”

李岩听父亲说,社区派人上门,拿了一张纸找家属签字,然后留下一颗白菜离开了。

李岩还说,外公死后,没有人对房屋进行消毒杀菌。后来,买不来酒精的家人们用兑了水的84消毒液把地拖了拖。

就此,河南商报记者也采访了洪山街道景江社区。

景江社区一名段姓工作人员介绍,李英去世以后,家属报的是正常死亡,殡葬车由家属自己安排,“我们只给他开一个证明,是根据他的自述情况开的。”另外,该工作人员还介绍,李家上报发热情况的时间较晚。

“他(一个男性家属)到社区来,(工作人员)问老人是怎么走的,去世之前有没有发热情况,他说没有,是正常死亡的。”段姓工作人员介绍说,如果真的是那种情况(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导致死亡),防疫队要上门,“当时,他说老人是普通死亡,但找我要了专业消毒公司的联系方式,我都觉得奇怪,他说反正有备无患。”

两位老人在医院走廊坐了一宿,第二天被人赶出医院

李英老人去世以后,剩余7口人都前往了湖北省荣军医院进行检查。

根据李岩提供的检查报告单显示,7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两肺感染,有病毒性肺炎的可能。李岩介绍,舅舅的情况最为严重,CT结果显示,其双肺感染,纹理增多,两肺见散在片状、斑片状致密影,部分呈磨玻璃改变,边界模糊,持续发烧10多天,出现明显呼吸困难。

2月4日下午,景江社区工作人员把李爱(李岩大姨)、吴耐(李岩大姨夫)、李珍(李岩小姨)、蔡文(李岩小姨夫)、李洋(李岩舅舅)五人送至酒店隔离点(七天连锁酒店·南湖湖北工业大学店)。李怜(李岩母亲)和李然(李岩父亲)因为申报较晚,没有集中隔离床位情况下,二人在家自行隔离。

吴耐半年前曾做过肺癌手术,当晚10点多,出现高烧伴随严重呼吸困难的症状。在家属要求下,社区派车把73岁的吴耐和63岁的李爱送至某医院门诊。

“去的时候说还有床位,可到了,医院护士却说已经没有床位了。”李岩说,当时,社区派遣的车辆已经走远。

吴耐远在长沙的女儿吴雪(李岩表妹)说:“没有病床接收他们,就在外面的走廊上面坐了一夜,没有空调,第二天早上,医院里面不知道是工作人员还是病人家属,出来让他们离开,说‘不要在那里害人’。”

得知情况后,吴雪给街道办、社区、洪山区、市长热线、110、120、卫健委都打了电话,想把父母尽快送回隔离酒店,“晚上也没睡,抵抗力也会变弱,不能让他们在医院门口徘徊,这样子对别人也是一种不负责,因为可能会传染给别人。”

当天中午1点左右,社区协调好了车辆,把两位老人送回了隔离酒店。

在视频通话里,吴雪看到了目光呆滞的父母,“心理上身体上都是一种负担,尤其是在医院的时候,可能精神有点受不住了。”

ATO支援者团队的余姓志愿者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两位老人心理上受了很大的创伤,“他说话都没劲,整个人的精神状况是垮的。”

吴雪(李岩表妹)为了鼓励父母,现在每天都给他们打很多的电话,发很多的视频。

五人做过核酸测试,已有四人检测结果呈阳性

城内,三个女儿、三个女婿回家与父亲过春节,疑似被感染,等待救治。

而他们三个家庭的三个孩子,远在武汉城外,一个在长沙、一个在济源,一个在上海。

提及远在武汉的父母,想到自己“想进进不去”时,吴雪哭出了声。长辈们生病后,她、李岩及上海的表弟,分别负责与武汉当地的相关部门对接、求援、收集信息安抚长辈情绪等工作。

李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:“我们想尽快把长辈们都送进医院。”

采访时,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隔离酒店内,已经有人开始提供中药,用作治疗。而舅舅托人购买的两台呼吸机也已经送达酒店。

李岩在网络上发帖,寻求帮助。社会上自发组织的志愿者看到求助信息后,自发联系了她。志愿者们了解情况以后,说先给李岩隔离在家的父母送一些中药,“先吃着,总比没有好。”

2月5日,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、中国工程院副院长、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接受采访时介绍,大批患者未能及时收治到医院中,而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、在家里居住,会造成社会和家庭进一步的感染,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因素。

余姓志愿者还表示,据其所知,在武汉,家庭交叉感染的情况很多。 她告诉河南商报记者:“被(遭受)别人(的)冷漠是很痛苦的,会觉得被抛弃了,鼓励对他们来说,会是一个很大的安慰。”

隔离在家的亲人收到志愿者送去的中药

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以来,武汉和湖北牵动着国人的心。在被问到武汉的防疫压力时,王辰说:“可以说是形势严峻,大批的患者未能及时收治到医院中。”

面对严峻的防疫形势,军队驰援、兄弟省份医护人员驰援、八方物资驰援,诸多努力,是想告诉武汉和湖北的居民不是孤军奋战。一路坎坷中,也迎来了一些好消息,火神山医院收治首批患者,方舱医院投入使用,集中隔离点数量增加,雷神山医院即将交付使用……诸多努力之下,各方都想尽早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。

在李岩的求助信末尾,她写道:“我已经失去了外公,剩余的亲人,谁来救救他们?”

据悉,多家媒体看到了李岩家的求助信息,表示愿意向其提供帮助。 2月6日,河南商报记者获悉,有媒体已将李家情况上报给了中央督导组。

2月6日晚,李岩的亲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隔离在家的李怜和李然已收到了志愿者送去的中药。“有药,命就能保住了。”

截至发稿,李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第一批入住酒店的5位长辈已经做过病毒核酸测试,其中,四人检测结果呈阳性,而蔡文还需再验一次。此外,他们接到社区通知,说李爱和李珍满足入住方舱医院条件,不过人还在隔离点。而在家隔离的李怜和李然夫妇,已于2月7日下午被送至世茂云锦酒店隔离点。早先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,景江社区段姓工作人员介绍:“我们也想早点把他们送到医院。”

2月7日凌晨,李文亮医生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故,享年34岁。4点零4分,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图“送别李文亮医生”。被人们称为“疫情吹哨人”的他,值得被活下来的人铭记。

而此时,李怜一家人还在武汉焦急地等待救治。

希望他们能挺住。

(首席编辑 华丽娟 编辑 吴冰 吴海舒)